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道教文化
仙话民俗
修真养生
道教仙乐
道教文学
 
道教文学
云在青天水在瓶
 

酷爱无人境,高飞出鸟笼。

吟诗闲度日,观化静临风。

杖策南山北,酣歌西坂东。

红尘多少事,不到白云中。

第一次听到秘密后院的这首歌,是在去年最苦闷的时候,歌词选自邱祖的《磻溪集之答虢县猛安镇国》,在专辑中叫《白云中》,看见这个年轻的乐队这么写“卑微的唱道者涉世而来,不惊波澜,不兴水波,只唱些道心人情”。

“道情”,我们自己组成的读书小组有三个人,有一天晚上大家说到这个词,聊了很久,想到人生暂且的沉醉与妄念渴望解脱,又想到父母亲人,不禁掉下泪来。那晚过后,我独自一人去了白云观。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第一次来到北方,所有“著名景点”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,趋流从俗地去拍照纪念当然也不是我的计划,行走本身就得珍视,走的每一步路都是思量的结果,过时不恋。

作为道教全真第一丛林,观内建筑分中、东、西三路及后院,格局俨然。古木参天,香烟缭绕,风云走过,人也变得很淡。栏杆触手清凉,石碑上留下印刻,不知道是谁的,已经静默竖立数百年了。看见树的影子,枝叶细碎,屋檐画廊里经常有鸟飞来停驻,惊得又飞去万里晴空。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邱祖殿正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“瘿钵”,系一古树根雕制而成,其遗蜕就埋藏于此。香烟升起,满壁华彩,有道长在一旁抚琴。时间悠长缓慢,让人向往,待着不忍移步。

和一位母亲一起进入玉皇殿。玉帝身着九章法服,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,手捧玉笏,端坐龙椅。神龛前及两边垂挂着许多幡条,上面绣有许多颜色各异的篆体“寿”字。

她抱着一个三岁大小的孩子,眼神毫不游离,明确有力,径自跪下来祈祷,很久都不曾起身。她的目的不为游览,这是能够辨别的。也有人和年老的道长相谈,听得出来是心中十分挂念烦恼的事,以求一解,语气里夹杂不平,只满殿神仙不说一言,已得真道。世人熙熙攘攘为名利功成富贵而来,有愿心,不知怎样消解愁苦,唯求神仙内应,不知心之所向的根本在于清静和熄灭,反而身陷下去,实在修道路长而漫漫。昔日陈抟老祖有诗《归隐》:

十年踪迹走红尘,回首青山入梦频。

紫绶纵容争及睡,朱门虽富不如贫。

愁闻剑戢扶危主,闷听笙歌聒醉人。

携取旧书归万隐,野花啼鸟一般春。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经过殿堂楼阁,来到小蓬莱。假山石和凉亭相得成趣,东侧亭廊有名家书画展览。道长们聚居在此,每天早晚在老律堂诵经,逢道教节日或祖师圣诞,设坛举行斋醮法会,有花草相伴,也有流浪的小猫在树下午睡。路走到这里,就要返还,有人高声说,石猴终于找全了。有这样的传说:“神仙本无踪,只留石猴在观中。”石猴本是神仙的化身,游人都要用手摸摸它,讨个吉利。观内共有小石猴三只,分别藏在不同的地方,若不诚心寻找,难以见到,故有“三猴不见面”之说。

云在青山水在瓶

“我来问道无馀说,云在青天水在瓶。”一层层枝叶的更远处是不见底的天空,风雨阴晴一样流转,生生不息。走过窝风桥,就是一个洞天福地,出来时,太阳热烈,已经没有观内大树庇荫,唯此心清凉,方得永久。

最后,看到白云观内一首东坡的诗,分享:

罗浮山下梅花村,玉雪为骨冰为魂。

纷纷初疑月桂树,耿耿独与参横昏。

祝你清静福生。
 
友情链接: 茅山道院文化网    道教之音    上海道教    北京市道教协会    龙虎山道教    老子文化网    中国道教协会    江苏民族宗教    国家宗教事务局   
版权所有:江苏省道教协会
联系电话:025-83580726  传真:025-83580727
协会地址:南京市鼓楼区匡芦新村8号同德大厦  邮编:210024 苏ICP备15041147号